欢迎访问O2O前沿关注移动O2O发展四季彩平台登录!今天是:
O2O前沿
当前位置: O2O前沿 > SOLOMO >

家破人残 血泪控诉

时间:2018-09-15来源:http://www.o2oup.com文章热度:
  举报人我(吴群仙),女,1953年10月15日生出,住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罗泉镇睢家坝村4社9号,从2010年1月10日至今近九年住资中县人民医院外三科70床,监护被黑霸打伤致重残的丈夫李兴拾住院治疗。电话:13398111102

  被举报人: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各级政、法、检、公安等机关不依法依规行政、办案,保黑、支黑,残害弱民的违法行为事实。

  事实如下:

  我(吴群仙)一家三口,于2010年被资中县罗泉镇政府支持资中县铁佛荣盛百石厂以2000元/亩一次性支付、强占耕地(村民承包地)开白石厂和筑运白石路,碾震损坏我家住房设施,反被白石厂派人进屋内毒打李兴拾父子,报警后等不来公安员,村民见李兴拾头破血流昏倒在地,急求村干部找车送县人民医院抢救。晚8时许,正在CT室诊检伤情,荣盛白石厂派人尾追到县人民医院CT室打、杀儿子李燎源,公安未及时出警,凶手得意离去,有医院护士,送伤病人的亲友村民目睹李燎源斜倒墙脚,血喷撒墙地,生命垂危,县医院急送内江市医院,又转西藏成办分院,再又急转成都华西医院抢救得残命一案。资中县公、检、法只作尚力杀人伤害案结案,判尚力两年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75000多元了结。为此,资中荣盛白石厂单位犯罪不了了之。后分别以李兴拾被伤害赔偿案、李燎源伤残扶养义务赔偿案、房屋损坏维修案,李兴拾伤残致精神症赔偿案等,我对以上6案判决都不服,上诉、申诉都依法按时履行,几年来无以数计上访上诉,2015年4月9日,我去资中县政府请求退还很多年前的沼气押金和李兴拾预交的600元鉴定费,被不明身份的大汉抓、扭、推搡撞墙,在痛得受不了时,呼救无效,本能咬了一下大汉手背,却被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天,罚款500元,10天后恢复自由发现丈夫李兴拾失踪。我申请内江市公安局对行政“拘留处罚”行政复议,结果维持“行拘”。起诉上诉后维持原判、申请再审,无信息。几年来我上诉上访到最高法院、公安部、最高检察院。嘱回地方解决,几年来我望眼欲穿,只得了资中县法院一纸“答复意见”,指示我可以就李燎源被杀伤的刑事案件申请再审,我应示立即申请再审,申请书递交县、市、省各级法院,未得到任何答复。罗泉镇政府为迫害控告人,2018年强行取消李兴拾每月300元的辞退工人补助款。害得全家三口人不足700元每月,无法度日,于今年8月上北京上告上访,公安部、最高院打资中法院电话四次不接,安排控告人到四川驻京办。四川省驻京办张大姐送我到四川省成都火车站出站口交接后,有一男(无身份证)一女两个人,男抢我行李包,抓扭我,我大喊“救命”,成都火车北站公安分局公安员制止两凶手恶行,查两人身份,男的身份证都没有,后由两人押控告人坐出租车到资中县龙结派出所,威胁我:“不准上告上访,要以犯法处分。”弄得我全身是伤,饿一天一夜。实在想不通,我又到成都查询申请再审的诉状,才知道:四川省高级法院根本没作收我的再审申请材料记录。我又以邮政寄件单为证,他们还是表示没有。资中县公安局的答复意见书,我亲自交的复查申请书都无记载。可见: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各级行政、公安、检查院、法院一律故意不顾含冤诉屈人的痛苦,故意制造越级上访、上告,非法上访上告的所谓“事实”来对诉冤人施加迫害。
  故此,我对四川政、法机关毫无希望,害得我已无生存条件,特向公安部、最高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中央政法委员会控告,请求依法严肃处理,还伸冤诉屈人的公道、彰显法律的尊严。





  举报人:吴群仙

  2018年9月9日

百度搜索:家破人残 血泪控诉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家破人残 血泪控诉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搜狗搜索:家破人残 血泪控诉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