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O2O前沿关注移动O2O发展!今天是:
O2O前沿
当前位置: O2O前沿 > 移动O2O >

六旬企业家一生存款在农行被套空,请法律给予公道

时间:2017-08-29来源:文章热度:
四季彩代理就找【财满街团队QQ:1951522229】 | 鼎汇万客开户【加_Q:1951311119】
  http://mp.weixin.qq.com/s/t7l6Svle1G562jA5w36l2A图文农业银行封丘县支行

从2006年至2013年,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人赵思进先后在农业银行封丘县支行(下称封丘农行)存进354万元存款。然而,在10年后取款时,却发现 只剩下1.95万元(《中国商报法治周刊》2016年9月曾作报道)。后来得知,存款被封丘农行城区营业所原主任张瑞敏利用职权之便给挪用了。2014年12月,张瑞敏因涉嫌诈骗和非法集资案发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于是,辛苦一辈子的养老钱打了水漂,赵思进欲哭无泪。经多次催要,封丘农行拒绝兑付存款,并将责任推到农行员工个人身上。

记者调查发现,张瑞敏案发后,封丘县农行一直帮其隐瞒原职工张瑞敏挪用赵思进的该笔存款,甚至赵思进在银行打印存取款明细单时竟未有存款记录。当着记者的面,封丘县农行行长李树果信誓旦旦的保证赵思进的钱能够拿回并妥善处理。但在赵思进向法院诉讼之后,封丘县农行反口主张该存款是赵思进与张瑞敏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

1
农行行长亲自上门 表示兑付需审批

辛辛苦苦存进农业银行的354万元却不翼而飞,2016年9月9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公众号ID: zgsbfzzk )对此事进行了披露,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赵思进告诉记者,报道刚发出来时,封丘农行的行长李树果便带着几名工作人员上门拜访他,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然后建议他走司法途径。其理由是因为金额太大,支行做不了主,需要上级审批。“李行长说向法院起诉,能配合的我们都配合。”

农行封丘支行行长李树果态度的转变,让老赵觉得事情有转机。“既然行长都说了配合诉讼,可能也只是走一个程序,那就起诉吧。”赵思进说。尽管有行长的承诺,但是赵思进还是不放心,他专门从郑州请了律师。然而,进展并不像行长承诺的那么顺利,赵思进告诉记者,案件从立案到开庭 ,一波多折。

2
诉讼一波多折 是谁在设置障碍?

2017年3月2日, 赵思进来到封丘县人民法院立案。经排队等候,他将起诉状、证据等立案材料提交给立案庭窗口的工作人员,但遭到拒绝。理由是先交诉讼费,后立案。

随后,赵思进的委托律师张博找到该院立案庭负责人反映此举违反民诉法后才得以立案。

立案后,赵思进拿到了立案、举证期限等文书。后经通知,本案于2017年4月19日开庭。开庭前,封丘县人民法院再次通知原告,说封丘农行申请了一个月的举证期,所以开庭将延期一个月,时间另行决定。

2017年5月下旬,法院通知5月26日开庭。赵思进的委托律师于25日到达封丘县人民法院要求看证据,被主办法官告知,“封丘农行没有证据”。

农行竟然没有举证,老赵寻思着行长说话果然算数,只是走个程序而已。


图为封丘县人民法院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开庭,封丘农行却拿出了多份证据。赵思进的代理律师张博在庭审中指出,这些证据非民诉法所要求的新证据,被告在申请举证延期一个月的情况下故意逾期举证,应视为放弃举证的权利,不应再组织质证。

但法院审判庭答复称:你的意见我们会考虑,逾期举证我们可以处罚,但你还得在法院质证。赵思进说,封丘县人民法院合议庭也没有对封丘农行逾期质证做出任何处罚。

5月27日是开庭的日子。一大早,赵思进和律师一起赶到了封丘县人民法院。因为开庭通知书上没有写具体开庭地点,张博律师电话联系了审判长。审判长答复:法庭都在用,到办公室来开庭。律师不同意,和分管的副院长进行了反映。赵思进和律师在烈日下晒了近半个小时,才得到通知,该院副院长协调了一个审判庭可以使用。

赵思进告诉记者,他们在审判庭等了封丘县农行委托代理人近20分钟,庭审才正式开始。农行封丘支行请了两名代理人,一名律师,一名贾姓员工。

经赵思进代理律师核查,该员工并未提交劳动人事关系证明材料,不能以代理人身份出席庭审。但合议庭告知原告:先让员工继续代理,庭后再把手续补过来。

后经赵思进的代理律师据理力争,合议庭才同意该员工不得以代理人身份发言。“但在庭审中,该贾姓员工仍然进行了发言,合议庭并未阻止。”赵思进说。

3
农行认可存款关系及数额 但签字证明却是伪造

庭审中,赵思进方提交了存折、张瑞敏证人证言等证据以证明存款关系合法成立。

赵思进的律师在庭审中称,张瑞敏作为封丘农行员工,利用职务之便,在赵思进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关联银行卡,并将存款挪用。其职务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责任应由封丘农行承担。

据记者了解,证人张瑞敏因健康问题不能出庭,庭后合议庭也对张瑞敏做了调查笔录,印证了赵思进的主张。

庭审中,被告农行封丘支行也提出抗辩理由:“关联银行卡系赵思进本人办理,因为封丘农行工作人员无法在赵思进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关联银行卡,这样的操作程序是违规的。而且通过关联银行卡取钱,也是赵思进本人,有签字为证。”

不过,经人民法院核查,取款记录上的签字,系张瑞敏所签。

庭审中,封丘县农行还提交了一份电话录音,说是赵思进与张瑞敏之间的录音,意图证明赵思进对张瑞敏挪用其存款的事情是知道的。

但录音的来源与时间显示,封丘县农行却没有说清楚。

赵思进的委托律师指出:该录音没有原始载体,没有证据来源及制作过程,不合法。其内容与待证事实无关联。

封丘县农行的委托代理人答辩时承认:这个录音是行长李树果交给他的,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据记者了解,后经赵思进向张瑞敏核实,张瑞敏称其并没有向封丘县农行提供过录音资料。

依据相关规定,任何以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方法、以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式或以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式录制的视听资料,均不具备证据效力,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显然,这样的非法证据法院是不应采信的。但是,封丘县人民法院竟然不顾其证据来源的非法性,反而针对这份录音进行了庭外调查, 还在庭后组织对调查笔录的质证。

那么,这份录音是怎样取得的呢?难道是封丘县农行行长李树果非法使用窃听设备吗?赵思进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我在张瑞敏案发后,才得知张瑞敏在外非法集资和诈骗的消息,后曾试探性的问过张瑞敏,我的钱到底去哪里了?”赵思进说。

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 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对于上述录音证据的来源问题的质疑,近日,记者致电封丘县农行行长李树果采访核实,“录音证据已经向法院申请做鉴定了。法院让我在诉讼阶段不接受采访。”李树国说。

事实上,起诉封丘县农行要求兑付存款的,赵思进不是第一个。

早在2015年,同样是被张瑞敏挪用存款的受害者张某就提起了诉讼,并在一审胜诉。

该案一审法院在判决书载明:国家保护个人合法储蓄存款,内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侵犯储户财产合法权益,封丘农行作为监管单位毫不知情,没有尽到审慎注意义务,应当依法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百度搜索:六旬企业家一生存款在农行被套空,请法律给予公道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六旬企业家一生存款在农行被套空,请法律给予公道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搜狗搜索:六旬企业家一生存款在农行被套空,请法律给予公道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相关文章
------分隔线----------------------------